每日經濟新聞
深度

每經網首頁 > 深度 > 正文

徐州、淮安、鹽城,誰能“重構”蘇北?

每日經濟新聞 2021-06-22 20:16:06

蘇北正在擺脫傳統的“邊緣”形象。在近日發布的《長江三角洲地區多層次軌道交通規劃》中,展示了一張“十四五”期間規劃建設項目示意圖。其中,多條代表在建高速鐵路通道的藍線和規劃高速鐵路通道的紅線出現在蘇南和蘇北之間的空曠區域中。如武漢大學中國中部發展研究院名譽院長范恒山分析,隨著不少發達地區已經步入協同聯動,甚至一體化發展進程,相對落后地區更需要進一步開放合作,以此尋求突破原有區位劣勢的可能性。重構蘇北格局,新的“風口”顯現。

每經記者 楊棄非    每經編輯 楊歡

675ab3c862718d81c2cd15ab3a0cc4ec.thumb_head

圖片來源:徐州市旅游局

被視為江蘇的“斷裂帶”,蘇北一度是江蘇發展的“軟肋”。近年來,蘇北城市發力愈加頻繁,“重構”蘇北格局的可能性正在出現。

最近一次“出招”的是淮安。不久前,淮安聯手淮河生態經濟帶的一眾城市,召開首屆淮河華商大會。對于新任淮安市委書記的陳之常來說,“淮安已進入乘勢而上謀求突破、奮發圖強爭先跨越的新發展階段”。

他對淮安提出,在“立標”上就要體現追求,提升胸懷、眼界、格局,跳出自己的“一畝三分地”,從全市、全省乃至全國的大格局中去思考、謀劃本地區發展,敢于在全省、全國去競爭。

蘇北地區傳統的發展障礙正在瓦解,過去缺少的發展基礎也在逐步成型。

正如在今年江蘇“兩會”期間,省委書記婁勤儉參加徐州代表團審議時所指出,要進一步擺脫“地級市思維”和傳統的“蘇北意識”,卸下老工業基地的“包袱”,以高度的定力,堅定不移朝著既定目標努力。

新格局下,誰將挑起“重構”蘇北經濟格局的大梁?

風口

蘇北正在擺脫傳統的“邊緣”形象。

在近日發布的《長江三角洲地區多層次軌道交通規劃》中,展示了一張“十四五”期間規劃建設項目示意圖。

其中,多條代表在建高速鐵路通道的藍線和規劃高速鐵路通道的紅線出現在蘇南和蘇北之間的空曠區域中。

圖片來源:新民晚報

而隨著6月25日零時起,全國鐵路將實行第三季度列車運行圖。針對蘇北地區徐連、連鎮、鹽通、徐鹽高鐵開通后,區域旅客出行需求旺盛的情況,此次調圖專門優化了該地區的客車開行結構。

此外,為了增加蘇北各地至上海、南京等方向的運力,新圖中還增開了多對由蘇北地區至滬寧間可供選乘的列車。

對于蘇北城市來說,這一步來之不易。

早在2010年,滬寧城際鐵路就建成通車,而直到2020年連鎮高鐵全線投運,江蘇實現高鐵南北互通。不少蘇北的朋友,感嘆這是“失去的十年”。

長期研究江蘇高鐵問題的東南大學建筑學院教授王興平曾指出,過去江蘇高鐵呈現出“金角銀邊草肚皮”特征。

在經濟相對較為發達、位于省域角端的蘇州、南京、徐州等城市,高鐵極為發達,特別是蘇南城市之間基本已實現“軌道上的江蘇”;但蘇北高鐵網嚴重落后于蘇南,蘇南、蘇北城市之間也缺乏完善的高鐵聯系。

回顧過去,由于蘇北高鐵“慢半拍”導致的問題極易被察覺。

在南北互通之前,蘇北城市中僅有傳統鐵路樞紐徐州接入全國高鐵網。在外界看來,作為蘇北地區的“老大哥”,徐州對周邊輻射能力有限,與交通等基礎設施不完善密切相關。

由于徐州“外聯強、內聯弱”的高鐵狀態,使其更傾向于對外尋求合作,而對于缺乏有效交通聯系的蘇北其他城市,影響力相對有限。這也導致蘇北城市一度呈現出“一盤散沙”的狀態。

不聯通造成的“心理距離”一直影響到現在。城叔此前提到過,在徐州連續多年舉旗推動“淮海經濟區”后,同位于該區域內的蘇北城市連云港、宿遷反應并不算“熱絡”,反而是省外的山東、安徽多市給予更多反饋。

眼下,蘇北城市頻繁接入高鐵網,使其區位格局得以不斷改寫。

一個例子是,去年底全線開通的連淮揚鎮鐵路,不僅使江蘇省內高鐵版圖進入“三縱四橫”時代,更讓淮安上升成為位于一橫一縱“十字”交點上的高鐵樞紐,也令鹽城成為首個實現“全域高鐵”的蘇北城市。

如武漢大學中國中部發展研究院名譽院長范恒山分析,隨著不少發達地區已經步入協同聯動,甚至一體化發展進程,相對落后地區更需要進一步開放合作,以此尋求突破原有區位劣勢的可能性。

重構蘇北格局,新的“風口”顯現。

組局

圖片來源:攝圖網

問題在于,應如何“排兵布陣”,揚長避短,實現合作效益的最大化?多座蘇北城市提筆作答。

關于“淮海經濟區”,這個提法可以追溯至1986年,是國內最早的“區域性經濟合作組織”之一。

直到2010年,隨著《長江三角洲地區區域規劃》提到將“編制南京都市圈、淮海經濟區區域規劃”,淮海經濟區的建設真正開始提速。

在淮海經濟區4省10座城市中,徐州是當之無愧的“領頭羊”。

上述規劃明確徐州為“淮海經濟區的中心城市”后,徐州同年發起提出了加快淮海經濟區核心區一體化建設的戰略設想,并推動召開淮海經濟區核心區城市市長會議,目的在于“爭取早日將淮海經濟區發展規劃上升為國家戰略”。

也是在2010年,淮安首次提出淮河生態經濟帶的戰略構想。當時國家發改委地區經濟司以淮安、蚌埠為雙核,建設淮海生態經濟走廊為主題,展開課題研究,在此基礎上,淮安進一步提出江蘇淮安、安徽蚌埠-淮南、河南信陽“三核”結構,成為淮河生態經濟帶的雛形。

隨后經過多年努力,2018年國務院正式批復《淮河生態經濟帶發展規劃》,這個包含淮河沿線5省28座城市的區域協作方案完成了進入國家戰略的“轉身”。

△淮河生態經濟帶空間布局示意圖 圖片來源:淮河生態經濟帶發展規劃

值得一提的是,也是在這次規劃中,首次明確了淮海經濟區的概念和范圍,以及徐州作為淮海經濟區中心城市的功能定位,被認為是淮海經濟區協同發展獲得國家戰略層面支持的歷史性突破。

與徐州和淮安相比,鹽城稱得上是“高鐵時代”出現的“攪局者”——“淮河生態經濟帶是國家戰略,當前最需要解決東向出海,而鹽城是沿淮25個地級以上城市2億多人口共同的出海門戶?!丙}城市市長曹路寶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指出。

體現出海門戶的應有擔當,鹽城借助鐵路和航運優勢,推動內河航運延伸至淮河中上游地區,并發起成立航運聯盟,與安徽省港航集團簽訂戰略合作協議,將鹽城沿海發展的腹地向沿淮地區拓展。

同時,作為唯一被列入“長三角中心區”的蘇北城市,鹽城進一步將眼光投向國外。

去年6月,鹽城召開“環黃海生態經濟圈”研討,探索建立“跨國朋友圈”的可能性。在這個更龐大的設想中,不僅包含三個國家超過30個城市,甚至上海、首爾等區域“塔尖”城市也被納入其中。

盡管合作對象不盡相同,但三個城市的思路是一致的:通過對城市重新排列組合,重塑區域經濟地理,讓原本不占地利的蘇北城市發揮中心帶動作用,借此提升蘇北地區的地位和價值。

破題

圖片來源:攝圖網

在上述合作方案中,有兩個相似的難題不容忽視:

一方面,參與合作的對象大多是各省內地理位置邊緣、經濟欠發達的城市,缺乏明確的帶動角色。即便是經濟稍強的徐州,由于老工業城市的包袱,與周邊城市也難以形成較好的協同效應;

另一方面,也是更重要的一點——由于動輒涉及4省乃至5省的省際協調合作,10個以上城市不同利益之間的求同存異,在缺乏有效方式避免行政壁壘的情況下,龐大的溝通成本使合作順利開展更為不易。

一邊是合作的迫切,另一邊又是現實的困境,蘇北城市能否找到適合自身的解決方案?

東南大學建筑學院教授周琦曾在接受采訪時提到,與蘇南城市不同,蘇北城市本身就缺乏發展城市群的基礎。一個原因是,蘇北城市的定位為中小型城市,經濟總量、人口密度均較小,是江蘇農業生產基地。

基于此,一種可以考慮的思路是,蘇北城市可以作為中心區域城市的“后花園”,“把關注點更多的放在‘人性化’,讓老百姓居住的更舒服,更安全,更綠色”,以此增加城市的吸引力,實現錯位互補發展。

如范恒山所言,淮河流域地處我國南北氣候過渡帶,生物多樣性豐富,平原面積廣闊,生態系統較為穩定。

也由此,該區域有條件培育和拓展體現綠色特質的新型經濟和未來產業、開發生態產品,并通過建設田園綜合體、特色小鎮、綠色工廠拓展其支撐功能。

另一種可能的路徑是,在蘇北城市內部首先建立起協調機制。

此前,有學者提出構建“徐淮連成長三角”的設想——在徐州、連云港共同實施點軸開發的基礎上,淮安進一步融入,發揮其靠近南京等江蘇省內重要城市的優勢,實現三座城市的共同突破。

根據今年初披露的南京都市圈發展規劃,淮安作為唯一被納入的蘇北城市,將迎來接受核心城市輻射、特別是產業轉移承接的紅利。更進一步,“高鐵上的蘇北”擁抱的不只是蘇南,還將實現和長三角核心城市的快速聯系。

當下,擺脫“地級市思維”和傳統“蘇北意識”已成為共識,下一步需要思考的是如何在全國發展大局中找準新定位,挑起大梁“重構”一個新蘇北。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實時查詢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蘇北 高鐵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509

0

国产欧美日产综合第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