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經濟新聞
要聞

每經網首頁 > 要聞 > 正文

從上海到成都 中國園區的運營軌跡

每日經濟新聞 2021-07-01 16:55:25

在新的發展階段,上海、成都兩座城市不約而同地將目光對準了產業園區。結合兩場橫跨東西的產業園區活動,我們試著從龍頭企業引進、優勢產業鏈重塑、園區服務體系打造三個維度去探尋產業園區發展的運營發展軌跡。

每經記者 謝陶    每經編輯 楊歡

事實上,不是每個產業園區都能像美國硅谷科技園那樣“妙手偶得”,世界上大多數產業園區的成功都是無數偶然性與一定必然性的結合。

對園區規劃者而言,能做的不是等待那稍縱即逝的“天賜良機”,而是用人力之所長,充分利用不同產業園區的資源稟賦,區位優勢,于眾多的偶然性中培育出產業園區得以自然生發的“確定性土壤”。

6月26日,一場以“產城謀局 從芯出發”為主題的2021成都新經濟“雙千”發布會提升產業功能區專業化運營水平專場活動在成都雙流區舉行,向全球釋放出300多個重大城市發展機遇,折射出成都從“給優惠”到“給機會”的經濟發展理念轉變。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張建 攝

無獨有偶,當天,第九屆中國產業園區持續發展論壇也在上海舉辦,聚焦新冠疫情等不確定性因素的多重沖擊下,產業園區面臨的新挑戰與新機遇。

在新的發展階段,上海、成都兩座城市不約而同地將目光對準了產業園區。結合兩場橫跨東西的產業園區活動,我們試著從龍頭企業引進、優勢產業鏈重塑、園區服務體系打造三個維度去探尋產業園區發展的運營發展軌跡。

提質:吸引龍頭企業

自1979年,深圳蛇口工業區誕生起,各地的開發區、保稅區、高新區如雨后春筍般涌現。在四十余年的發展歷程中,各地產業園區闊步向前。在產業規模迅速擴張,工業產值快速提升的過程中,一大批具有地方特色的龍頭企業應運而生。

如果說過去“增量時代”產業園區之間的競爭是“粗放型”的、憑借政策優勢及區位優勢“以量取勝”的競爭。

那么,如今產業園區的競爭則逐漸演變成了一場以新興龍頭企業與重點項目為核心的競爭——全國各地的園區都鉚足了勁兒,在招商引資上,在項目引進上,在園區服務上,向那些具有強大技術引領力與資源整合力的行業龍頭型企業“傾斜”。

就像是中芯國際之于張江高科產業園,華為之于東莞松山湖園區,行業龍頭對于產業園區發展的重要性與日俱增。在上海這場活動上,記者觀察到,眾多東部沿海產業園區的負責人“各顯神通”,紛紛向各類龍頭企業拋出了橄欖枝,包括上海漕河涇新興技術開發區、南通現代建筑產業園等。盡管這些產業園區已經有了不錯的“家底”,但他們深知在產業園區提質升級的關鍵階段,行業龍頭企業意味著什么。

放眼國際,以享有亞洲“硅谷”的新加坡緯壹科技城(One North)為例,緯壹科技城近年來瞄準生物醫藥、信息通訊與媒體領域的行業龍頭加快布局——英國最大制藥公司葛蘭素史克在此設立亞洲新總部、寶潔在此設立創新中心、大名鼎鼎的盧卡斯電影公司(Lucasfilm)也相繼入駐。

這些龍頭企業都并非“原產”于新加坡,但他們很大程度上成為了緯壹科技城的核心競爭力,后續吸引了數十家中小企業與創新機構入駐,令其在激烈的園區競爭中獲得優勢。

遵循類似的園區發展邏輯,近年來上海、深圳、杭州、成都等城市紛紛加快引進龍頭企業與重點項目,打造核心產業功能區。以成都為例,早在2017年,成都就開始布局建設66個產業功能區。經過三年多快速發展,目前各產業功能區主導產業聚能成勢,各領域行業龍頭不斷入駐。

以成都電子信息產業功能區為例,“十三五”期間其集聚效應凸顯,獨角獸企業培育實現從“零”到“五”的突破,芯片、5G、大數據等領域的龍頭與重點項目接連落子,助推成都高新區經濟發展方式全方位變革。2020年,全區地區生產總值突破2400億元,同時助力成都電子信息產業規模突破萬億大關。

在成都市經信局有關負責人看來,“在成都電子信息產業破萬億這場規模戰中,城市與產業的共生共榮,頂層設計與重點領域突破的齊頭并進,成為成都持續沖鋒的能量?!憋@然,這其中重點領域的行業龍頭功不可沒。

變革:重塑產業鏈

事實上,各大產業園區“爭先恐后”引入龍頭企業與重點項目的背后映射出產業園區在新的歷史發展階段深層次的變革——只有打造出具有核心競爭力的產業鏈,依托優勢產業鏈,推動園區整體發展才能破除園區發展的固有“瓶頸”。

像是福建寧德在發展地方經濟的時候,明確了“抓龍頭、鑄鏈條、建集群”的思路,圍繞寧德時代這樣的行業龍頭,重塑產業鏈條,大力發展鋰電新能源、不銹鋼、新能源汽車、銅材料等四大主導產業,進一步破除了園區發展的瓶頸。

此外,以日本“硅島”科學園為例,該產業園區從建設之初就明確以產業鏈、供應鏈建設驅動園區整體發展,如今島上云集了200多家半導體設備制造及設備零部件制造商,以索尼、東芝、富士通為代表的半導體巨頭在此設有基地。憑借完整發達的產業鏈體系,“硅島”才能在當前激烈的園區競爭和復雜的經濟形勢中獲得比較優勢。

值得關注的是,在打造優勢產業鏈的過程中,“硅島”以政府和行業協會為主導,進行了專業而清晰的分工——九州經濟產業局作為政府職能機構,負責集群發展計劃和政策制定、組織實施以及資金支持等;九州半導體和電子創新協議會(SI-IQ)則負責促進政產學聯系與合作的具體業務和事宜。從“海上硅帶福岡構想”、到“熊本半導體森林構想”無一不體現當地政產學的緊密合作與清晰分工。

作為成都市首批百萬平米高品質空間示范區的成都芯谷,近年來在雙流區政府主導下,結合區位優勢,與大企業形成城市產業合伙人,依托不同創新平臺,大力打造集成電路產業鏈閉環,形成了獨特的比較競爭優勢,在成都加速布局產業功能區的進程中“異軍突起”。

隨著中國電子、中國電科、華為、浪潮等一批重點企業相繼落子,頭部企業帶動產業集聚成效初顯,一個產業上、中、下游協同發展的產業鏈生態加速成勢。目前,成都芯谷產業鏈條已覆蓋集成電路設計、封裝測試、后端應用、行業解決方案等多個重點環節。

作為最新一批入駐成都芯谷的企業,中發建筑技術集團四川公司專注于智能科技、節能運維、潔凈技術三大領域。該公司相關負責人坦言,“選址成都芯谷的原因就在于這里上下游產業鏈完善,且人才聚集?!?/p>

顯然,在成都探索新型產業功能區的過程中,以成都芯谷為代表的諸多創新載體已經擁有一個良好的開端——引入龍頭企業,重塑特色產業鏈。不過,也有觀點指出,未來如何更好地發揮龍頭企業的聚能引領作用,圍繞核心產業鏈“強鏈”“固鏈”,培育出更多競爭力強的中小企業是“成都芯谷們”接下來需重點思考的問題。

共識:成為服務者

未來,在引入龍頭企業,打造特色產業鏈的基礎之上,產業園區如何才能保持不竭的發展活力?

成都和上海的兩場活動“默契”地達成了這樣一個共識——唯有持續吸引創新主體和創新人才入駐并牢牢扎根,產業園區才能保持不竭的發展活力。多位專家指出,其關鍵在于產業園區必須轉變理念,加速從“管理者”向“服務者”轉變,打造出完善的系統化的園區服務體系。

首先,記者觀察到,許多企業管理者在現場交流的過程中都提到了被譽為“歐洲硅谷”的英國劍橋科技園區。劍橋科技園成功的秘訣之一便是為創新主體提供針對性的園區服務——在不同環節為企業提供包括風險投資、中介機構、物流等各方面的專業服務。其極具特色的中介機構,不僅為高科技企業提供商業運作方面的咨詢服務,還直接提供產品開發、生產過程中的技術支持,極大地吸引了創新主體在此聚集。

而此次“雙千”活動的舉辦地成都芯谷,當前正遵循著相似的邏輯,實行“成都芯谷發展服務局+專業化運營公司”的模式,以商業化的模式全面提升載體建設、招商推廣與企業服務。

“接下來,我們還將圍繞產業社區兩個85%配套能力建設,不斷提升行政辦公、人力資源、科研生產生活服務等綜合服務,加強生活配套設施投入,不斷完善人城產體系,”成都芯谷發展服務局局長謝爽向記者透露。

記者觀察到,不同于傳統的“給政策”“給土地”模式,某種程度上,系統化、專業化的園區服務已然成為一座產業園區新的“試金石”與“金喇叭”。企業需要的不再是一塊單純的土地或是大樓,而是一方可以自然生發,集聚多種優質資源要素的土壤。

正如清控科創科技服務集團副總裁杜劭君所言:“最開始做產業功能區的時候,大家都以為空間很重要。但后來才發現空間只是其中之一的因素,內部如何植入包括教育、培訓、金融等專業化服務反而更加重要?!?/p>

與此同時,縱觀全球最前沿的產業園區,早已不再單純以追求高科技企業和研究機構的集中為目的,而是追求高科技機構的高科技人才長期定居,從而形成長久的人才聚居效應。其核心便是產業園區成為真正的“服務者”,促進產業生態、社會生態與自然生態的高度融合。

在上?;顒蝇F場,中國工程院院士吳志強多次強調園區生態環境的重要性,他認為未來的產業園區應該是“創新家園”。在研究了全球22個最頂尖創新園區專利數量和園區自然品質的關系后,他得出一個非常重要的結論——幾乎所有的專利數和園區自然品質都是正相關的。足見園區生態對于創新人才、創新要素聚集的重要性。

最后,只有當一座產業園區真正聚焦并滿足創新人才與創新主體的核心需求,打造出完整專業的園區服務體系時,無數的創業者和企業才會魚躍而入,產業園區才會真正變成區域經濟發展的“源頭活水”。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實時查詢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成都 產業園區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

国产欧美日产综合第1页